昨天回到原来的公司,和老同事们,应该说,老友们吃了个午饭,算是团年吧。

按照曾经熟悉的上班路线,走进熟悉的办公楼,一切都没什么变化。办公室里因为开会,人多了些,感觉比以前要乱糟糟的了。走进会议室,坐了一屋子的 人,大家很诧异我的到来,打了个招呼,寒暄几句,回头看看白板上的画的框图,这白板上我曾经画过多少图,写过多少流程,再次看到,依然有着那熟悉的感觉。

坐了两桌人,喝了点啤酒,因为他们下午还要上班。

听老友给我讲他下一步对公司的打算,我依然习惯性地提点建议,这么些年了,互相已有了默契。

两桌人一起给我敬酒的时候,恍惚间,仿佛我还是公司一员。

可是我很清楚的知道,我真的没法回头了。

—————–

做了半年的交易,虽然现在还在亏损和盈利间痛苦地徘徊,但是真的是喜欢这样简单的工作方式,或者说,生活方式。

现在的方式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