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篇是去年10月份写的了,本来想在元旦写的,但是那会儿正在测试新的交易方法,想等等看看结果,于是拖到了现在。
时间对我来说总是这样具有双重性,一方面我觉得过得这么快,一眨眼就从周一到周末,另一方面又觉得过得这样的漫长,在我10月11月饱受资金损失的痛苦时,每天都是那样的漫长,寝食难安。这几个月的经历和进步,和原来相比,有相当大的变化,我尽量选重要的来记录吧。

先来看看10月份到春节前的盈亏曲线吧,股票+期货的。20140207_01

现在来按大事件记录这几个月发生的事情吧。

期货

10月,启动股指期货交易,一路重创

国庆节期间,做了一些测试,看了一些书。到了要开市的时候,我觉得,要想能有个比较好的收益,还是需要有个能快速拉起资金曲线的品种去交易。从我当时测试的系统来看,股指期货是表现最好的,但是它也是让我始终爱恨交加的一个交易品种,主要是其杠杆效应加上其波动对我的资金量来说,实在是太大了。有关股指期货的交易描述,可以看我过去的一些总结里提到。

启动后,开始还算是稳定了几天,然而很快进入了一个漫长的横盘震荡期。趋势化交易的最大缺点就是在横盘震荡里被磨损得太厉害。
可以看到我的资金曲线,一路下挫。

这样的情形维持了大约2周,那段时间真是黑暗的日子。和以往的交易受挫不同的是,原来下挫,要么是我的方法不稳定造成,要么是我犯了低级错误造成,而这次,我是做好充分的心理准备去交易,并准备接受回调。

然而面对如此快速的深度回调,心理上实在难以承受。

到了11月中下旬,我觉得这样的下挫实在是无法承受了,必须想点什么办法去对抗这样的单品种交易造成的资金波动太大的情况。
我有两个方案:一是同时启动其它期货品种的交易,分散风险,二是在方案一的基础上,停掉股指期货的交易。
最后采用了方案二,这意味着,股指期货造成的损失将铁板钉钉,假设后面来了一波趋势,我将无法获利以弥补这个阶段的损失。事后来看,股指在12月10号左右,才开始了一轮明显的单边下跌的行情,从其幅度来看应该是可以弥补前段的损失的,不过我想我确实很难再承受10天的震荡了。

这个阶段的多品种的交易,其实品种并不多,量也不大,可以看到,11月下旬到12月上旬的资金曲线起起伏伏,但是都没有大的突破。

11月下旬,自动化交易系统不稳定带来的困惑

这期间我一直在用TB(TradeBlazer,一个程序化交易软件)做程序化交易。
然而这段时间里,TB系统出了相当多的问题,不是指我的系统,而是这家公司。

20140207_02

按理说,程序化交易系统,其第一要求是稳定。而TB,这家在你每笔交易上提取手续费20%的公司,其服务器的稳定性还不如一个网游公司的服务器稳定。基本上,每天都会发生这个服务器出问题,需要用户手工切换。在那段时间,我不得不花大量的时间去应付系统的稳定性,甚至做个小程序去监控其数据是否停止传输。

本来程序化交易是为了节约人工交易的,结果反而搞得我每天担惊受怕的。

12月,看youtube带来的顿悟

这期间,我开始着手进行日内交易系统的开发。我当时的想法,能解决趋势化横盘问题的,或者说和其弥补的,只有日内系统。
然而在开发了N个日内模型后,始终没有找到一个让我满意的交易模型。

后来我觉得,问题可能不是找个模型的问题,而是思路的问题。
我于是网上去找相关文章,其实国内类似的文章过去已经找过很多,但是找来找去的,尽是互相copy、paste的突破模型。

于是我开始去看网上的视频,当时没有想好是做日内波段,还是做日内炒单。
然而国内视频网站上相关的视频少得可怜,而且大多数模糊不清。
这样我开始看youtube的视频。平时很少看youtube的视频,原因大家都懂的。

看了才发出由衷的惊叹:好丰富的内容!站在一个IT人的角度来说,youtube的品质可以秒杀国内任何一个视频网站—当然不是说的看国内的电影连续剧啥的。我建议如果你想看看老外是怎么做交易的,去youtube上面看看。

在看了2天的老外讲日内交易的视频后,有天晚上,我突然感到那种等待已久的感觉:顿悟。

你有过这样的感觉吗,在你冥思苦想一个问题辗转反侧不得其解,然后,突然你想明白了。那种如同一道电流传遍你全身的感觉。
我现在理解阿基米德为什么会从洗澡盆里跳出来,我自己的很多想法都是在淋浴的时候想出来的。
我也相信门得列夫在梦里发现元素周期表的故事,因为我自己在梦里虽然没有解决什么问题,但是梦里经常会去很忙碌地去想问题。

那个时刻,我的脑海里各种问题在一瞬间被一个解决方案穿起来了。

我记得那天是12月18号,下面图中的黄点。

第二天,我就重新部署了交易,并且采取了一个很大的步骤,停止了TB的程序化,不再为它飘忽不定的服务器性能而烦恼,改用了文华财经软件做交易。
同时的措施是,加大了交易量。

而12月的期货交易曲线,也走出了一波单边。
让我满意的是,这居然是完全在纯手工的基础上做出来的。

20140207_03

如果要我总结我顿悟了什么,我觉得很难用一句话来描述,因为这次的想法贯穿了我很多的理念,我只能简单地说:我更进一步地理解了顺势而为。

可以看到,期货资金曲线在1月初以后开始走下坡路。暂时放下期货,看看股票,下面会提到这个问题。

股票

股票,对冲的测试

我以12月2号为起点,归一化股票净值和深沪300指数,放到一张图里做对比。

20140207_04

说来也奇怪,在我停止程序化交易后,反而好像有时间去照顾股票了。
在12月18号(图中的黄点处)后,我启动了股票上第一轮的对冲交易测试。
到1月10号左右,我加仓过两次,完成了3轮测试。包括资金压力测试、多空品种选择测试。

效果是令人满意的:和指数的起伏做个对比,可以看到股票的净值一直是比较稳定的,至春节前最后一个交易日,我股票的净值创了新高。

而最让我满意的是,我通过图中的几次曲线的回调,能有机会去理解对冲交易。特别是过程中经历过股市的大涨大跌,能让我很细微地看到对冲交易是如何应对这样的压力测试。实际上,我几乎每隔5~10分钟就会去记录一次多空的资金比,观察随着行情波动多空组合的变化规律。

追求重仓

12月以来我有个很大的体会是,我对于交易策略的策略二字,原来理解的过于细微了。
这个词是个外延很大的词,大家都在说交易策略,但是有觉得有的时候,策略会被单纯的认为具体是如何交易。

我原来对交易的研究,像是个修房子的人,很勤奋,仔细地做好每个细节,但是却没有花时间在思考整个房子该如何设计,我的角度更多是站在个工人的角度去思考的。而现在,我更多的是站在设计师的角度去思考的:整个房子的布局该如何设计为好?然后才是具体的施工。

对我而言,我一直在找寻这样的一种交易策略:能够重仓的稳定交易策略。
这里的重仓,包含了两层含义:尽量的满仓,或者有资金杠杆。

为什么我如此看重重仓?我这里以一个简单的数字来说明(暂时忽略复利问题)。

对于我这样以交易为生的人来说,假设我期望一个月能稳定的拿到10000元收入,即年收入12万,作为基本要求,那么我可以推算,假设我操作比常人更好,一年有20%的盈利,那么我需要12/20%=60万元资金。
然而这个计算是基于满仓操作的基础上的,有资金管理概念的人都知道,能够满仓操作的机会并不多,特别是现在国内这样的糟糕行情,假设我大多数时候在30%的资金上操作,那么意味着,我必须有60/30%=200万的资金。

这样问题就来了:
1、我是否能保证有20%的收益?特别是这样的行情?巴菲特也才25%左右。
2、我是否能30%的仓位操作?按照这样一路下跌的行情,结合一般的资金管理概念,我觉得大多数时候很难超越这样的仓位。激进对于我这样以交易为生的人来说并不合适。
3、即使达到上述要求,按上面的计算,12万/200万=6%。这样的收益率还不如去买个理财产品。
4、我需要200万的资金才能达到基本养活自己的标准?

现在重新来看这个问题。假设资金可以200%的仓位,会出现什么情况。
这样,我们需要的资金为60/200%=30万。
期货上,虽然杠杆为10倍左右,但是考虑到保证金,假设可以用到5倍,那么,60/500%=15万。
这样,再把年收益放低到比较合理的10%左右,资金需求看起来也不是那么突兀了。

所以,我一直在追求能够让我在比较小的回撤下的重仓操作。期货从某种角度上满足了这种需求,10倍杠杆可以让资金需求量一下砍10倍,但是期货的各种无法预测的跳空、大范围的横盘震荡,让你很容易把好容易等来的一波单边行情赚的钱都吐回去。
交易做得久了,我就越来越明白那种说法—“你只做大的一波,横盘时不参与”—这种想法真的很天真,但是确实是流传很广。因为如果你知道你现在是在横盘里,你一定是已经备受折磨之后得到的结论。

现在来看,对冲交易满足了我的需求。

我在对冲交易的研究上也是几进几出了,基本概念你随便一搜都可以找到,但是等你实战时,却会发现有很多问题一点都不比单边交易轻松,有些问题相对单边交易来说,是相当颠覆性的。从多空两头的选择,到资金量的计算,都是相当具有挑战性。
但是其换来的优势也是显而易见的,从我上面的股票实盘记录来看,在多空合理配置的情况下,其资金曲线几乎可以无视股票指数的走势。
另外个优势是可以利用到资金杠杆。目前我的股票上资金杠杆用到了约1.5倍,我准备下周继续加仓,把杠杆用到2倍左右,也就是说,实际交易资金是我自有资金的2倍。
需要注意的是,这也是个双刃剑。

注意力的转变

期货上,单边交易在趋势来的时候,的确可以让资金曲线快速拉起,但是从我的资金曲线上可以看到,在1月10号以后,我的期货曲线一直走下,总结来看是因为交易的品种似乎都在一个时间进入了横盘震荡。

同一个时间进入横盘震荡?

如果在过去,我可能会把研究的重点放在解决模型如何应对横盘上,但是现在,我把重点放在了为什么会”同一时间”上。

这个问题的研究导致我开始重新看待期货上的对冲、套利交易。
这两个词是很容易混淆的词,套利用到了对冲,但是对冲未必是套利。

在春节前,我把重点放在了跨品种套利上。做了2个组合的交易测试,第一组合以盈利平仓,第二个组合我节前没有空仓。

结果是,今天第一天开盘,我账上的一个单边趋势单被一个逆向跳空几乎把利润打完,而这个组合对各自都产生了相当强烈的跳空,但是基本维持节前的盈亏。我准备继续测试下去,想看看我的一个想法是否能成立。假设我的这个测试验证了我的想法,我的期货交易可能会发生比较大的转变。

全面进入对冲交易

看到一个比喻,说交易,就像钓鱼一样,你丢了鱼钩下去,但是可能在你鱼钩外的其它地方,有鱼儿跳起。你是立刻重新下钩,还是继续守着你的鱼钩,赚你能赚的钱?
对于这个比喻,我还有另外个说法:也许你可以在不同的地方多下几个不同的鱼钩。

2014年,我将全面的进入对冲交易。

其它的想法

这些就和交易没有多大关系了。
随着交易开始有所稳定,我也逐渐体会到,挣钱真是一个时间的游戏,你保持你的盈利,不管多少,只要能保持盈利,然后利用你能够重仓的优势,
这样就会充分地应用复利效应,剩下的,就是耐心等待了。

或许我可以花更多时间在交易细节上,比如日内交易的研究等等,但是做过这个研究的人会发现,这是个几乎可以无限深入或者循环的工作。你总会不断的有新念头蹦出来,然后就想去写代码测试。这些工作固然有乐趣,但是会耗费你大量的时间。所以当我突然停下来不开发程序化交易模型后,反而发现自己有时间去想更多的问题,看更多的资料。(现在依然在用TB写一些东西,但是主要是指标了,现在我期货的对冲交易就是按TB上做的指标来操作的)。

综合下来,我在以后的交易研究上,更多的时间会花在研究新的东西上面,比如期权交易,我还没拿定注意是否要去做美股或者港股交易,想去做的一个原因是想体会一下这些市场里的是如何交易的,当然还有一些其他的原因。

而其它的时间,我可能会更多的花在生活体验上,比如看书旅游什么的。
这些我可能会在另外个blog里记录。

希望能一切顺利平稳起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