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段时间把用在期货上的模型改了一下,适应国内股市,测试了几个ETF,绩效还不错,就执行了一段时间,遗憾的是,连续几个就是止损交易,有些郁闷。

然后整理了一下股市上的钱钱,发现今年以来股市上损失了-11%,虽然比指数约20%的下跌要好,但是我是在仓位比较轻的情况下的结果,所以损失还是不小了。

耐着性子把今年的交易做了个对账,主要的损失来自于年初时的创业板ETF,其它的损失主要是来自于年初的这一波下跌,然后其它的,就是各种止损交易,看起来不大的止损,累计起来还是蛮可观的。

关于在股市交易,到底是否该使用止损,我一直有些困惑。长时间来看,不止损的交易大部分都会盈利,但是,这个“长时间”确实是太考验人了。

最近也在一些股市策略分析平台上看了一些交易策略。最近发现这样的网站蛮多的,也很活跃,比如聚宽网、果仁网、米筐网,等等。不少策略测试下来看着绩效挺不错的。但是看久了之后,结合到我这两年在期货程序化上的研究,我产生一个问题,是不是这些策略,有意无意之间,还是走了过度优化的路子?

股票品种多,可以测试的时间周期也长,这样产生一个看起来绩效不错的策略的可能性也就越大,比如看到聚宽网上有人把网上比较热门的“持有封基”的基金轮动方案做了个模型,看结果还行,但是一看里面用的参数,都用到小数点第二位去了,我就知道这个优化得太离谱了。我对轮动的思路并不否认,但是自己也做过一些模拟测试,要取得好的绩效,理论上获得贝塔收益是可行的,但是是否真有人能长期地交易获得这微弱的差值,既要保证能大量交易能获得盈利,又要抗衡过大量交易带来的交易成本,我还是有些怀疑。

前两天又看到一个ETF轮动模型,绩效也是相当不错,只是在3个ETF里面轮动,但是换了ETF,绩效立马下降。

所以我整体感觉,股票量化交易这块,看起来现在很热闹,但是实际还是处在期货程序化交易的初期的格局,很多绩效看起来不错,但是参数稍微变一下,就可以看到绩效的大幅度波动。

我的想法是,股市做交易,也许不用那么复杂,特别是看了2015年许多赚钱人的总结,关键还是波段踩对了。由于国内股市只能做单边,所以也许最原始的低吸高抛,才是最有效的

基于这样的思路,也基于我在股市上有些厌倦不断的止损交易了(虽然模型看着未来会赚),我决定采取如下模式来交易:
– 在低位建仓。
我对低位定义有两点:一个大跌后的平台;或者2000点左右的区间。
– 限定交易品种:ETF、分级A、B
– 在不同区间做轮动
在上涨区间:以ETF和分级B组合为主,尽量获得趋势上涨的利润
在上涨疲软区间:以ETF和分级A组合为主,尽量维持跟着趋势,防止过早离场,也为行情突然翻转做准备
在下跌区间:以ETF和分级A组合为主,趋势没有判断结束,就保留部分ETF,分级A做缓冲
– 被套的对策
因为是采用相对低位建仓,一旦被套,也是低位被套,那就装死等待,期间可以做ETF轮动博点贝塔差。但是尽量不止损了。

整体思路是:识别趋势、在不同的阶段做品种组合和资金的比重调整来跟随趋势。
整个的技术难点,都会归结为对趋势的判断。我觉得这个我研究得比较多,判断的准确性会比个股的判断要高。

基本放弃个股交易了。这下省心了。

上周4在2900高点的位置已经完成基本建仓。

为了防止指数真是跑到2000点去,取了部分资金买债券基金。也算了一下,按2900算,跌到2000,账面会损失30%,往上看,我大概看到这么几个位置:3000点、3200点、3600点,对应从2900建仓来说,盈利分别为3%、10%、24%,我觉得到3200的可能性比较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