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事邀约吃火锅,说是过去的同事聚聚。跑去了才知道是他儿子考上大学了。

因为之前生病,所以到了一坐下来,打个招呼,就和他们说:我这肚子不好,喝酒就不敢了。结果旁边的同事悠悠地说,我也不能喝,我双肾结石,然后尿路堵塞。。。以为是开玩笑,结果还是真的,才做了超声波碎石,等着排石头呢。对面的笑嘻嘻地说,我要好些,只有一个肾结石。。。

这都是什么情况。

问了一下也没问出个所以然,估计还是喝酒喝的,我对他们的印象还是当年小年轻的印象,实际上这么些年过去了,都不小了,喝酒什么的,副作用终于体现出来了。

又挨着问了一下大家都在做什么。每次这种问题似乎总是不讨好,很难得到个比较清晰的回答,大多数人回答得很含糊。这帮人大多数曾经是我的下属,大多数也是我面试的,所以我其实还是挺关心他们的。本意是想知道朋友们都在忙些啥,但是这么多年了,我发现这个问题要得到个比较靠谱的答案,反而是从A去问B的情况来地更准确。

依然有同事还在通讯行业,不过都在抱怨这个行业很难做了。通讯行业好些年前就开始改变了,我们这些人主要是为运营商服务,内容主要是在基础网络的建设和运维上,但是基础网络之上的那些应用,热门程度早就超过基础建设了。不过怎么说呢,有些东西看着热闹,未必你能养活自己,网络上各种应用确实是热闹,但是大多数昙花一现,热门一下,炒炒概念,其实淘汰率很高,基础运维倒是可以吃老本吃下去。

还有不少人,也开始转了,有做教育的,有做软件的。

有人跑来敬酒,私下和我说哪天交流一下,说今年炒股已经亏了30%了。还有个公司原来炒股挺厉害的,在那儿说亏了不少。不知道真的假的。不过聊起股票,大多数人的思路还是没啥变化,也没有多少人把炒股太当回事,多是上班时间额外做做。

来了3桌,很多人我都是从2011年公司被收购后就没见过面了,大部分是老员工了,也有部分是新人,我后来都不熟悉的了,他们也不熟悉我。于是就有老员工向他们介绍我:这是Mike,他是我师父,你是我徒弟的徒弟。。。

听起来感觉年纪好大了。

我大概是同事里比较早白头发的了,但是现在一看周围,白头发也比较普及了,另外这发际线高得可不少。然后为啥,我怎么觉得这些老同事的脑袋都变得有些硕大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