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庆期间时间比较多,也没出门,所以基本都在画画了。

画了很多,幅面都不大,主要是A4幅面的,有油画有丙烯,参照的对象主要是网上选的若干个印象派的画家的画,临摹,试图找到自己的感觉,经常画到很晚,在画架面前一坐就是一天。

然而很遗憾的是,画得很焦躁,始终找不到感觉。

当看到一些比较好的印象派的画时,我觉得我从心里喜欢它们,感受得到那种美感,觉得看起来画面也蛮简单的,但是自己去画,却很难表现出来。

我纠结的另外个问题是:油画颜料和丙烯颜料。我其实在丙烯颜料的研究上下了很多功夫了,这种颜料让我又爱又恨,干得快可以让我解决很多油画颜料里难以实现的效果,比如多层的叠加,但是干得快同时又让画画变得很不轻松。

所以假期里我很多画都是同样的画两幅,一副丙烯一副油画,试图找到些感觉。

最后我停下笔,仔细琢磨了一下这事,也算是大概想明白了。

为啥我临摹那些印象派的画没有感觉?因为印象派的画它一般都不写实,加入了画家本人的很多主观感受,包括对光和影的强化弱化,对被画对象的抽象和提炼,所以你很难找到两个完全一样的印象派画家,即使风格接近,画面也会差别很多。我临摹他们的画,只是画的一种表象,它们不是我内心想表达的东西。

我也试图去提炼、抽象一下物体,表现光影,但是我整个画画的时间很短,基本功差得太多,所以连最起码的一些对象都难以画好,再去提炼它们,真的是很难很难。比如我到现在都没有把树画、花、草,这些最基本的元素好过的。。。

然后再仔细看看我过去那些画的画里面,我自我感觉比较好的,几乎都是写实的画。

稍微印象点的比较好的,真是少得很。

有的东西你想弯道超车,不现实的,更何况我这样业余时间才画画的。

所以我决定还是安心画一下写实的东西吧。

其实我挺喜欢画一些细节的东西的,大概是我平时的观察比较仔细一些,一个东西从我面前晃过,不管是人是物,我好像看到的细节总是比较多。

而实际上,画那些细节的地方,也会让我有一种沉浸感,不用去太考虑如何抽象地表达对象,只是想如何真实地表现对象,也是让我不会那么焦虑。

比如下面这幅画,当我把一颗颗的石榴像挖出来似的画好时,感觉还是蛮有成就感的。

而对于丙烯颜料,搭配油画颜料作为基本画面打底(under-painting),是相当不错的。其实到目前为止我对丙烯颜料已经相当熟悉了,作为粗略的或者稍微精细的打底,是比较顺手的,而写实画打底是相当重要的一环。

这样一下解决了两个问题,暂时的,将来会不会画印象派的,再说吧。

然后再一个问题是画什么?

说到写实画的主题,可以是万物,我目前选的是我喜欢的一些题材,比如我挺喜欢古老的建筑、物件的,上面那些画里,可以看到我画了两扇门,现在正在画的,是第三扇,也是我目前画的最大一副。

到写这文章的时候,画面没完全画完,依然不少细节要处理,需要等颜料干一些才行。

为啥要画这么奇怪的题材?我也不知道,就是自己喜欢吧。

还要画什么题材呢?我还会画一些写实的东西,比如下面这个,打好了底子,还没上色,能看出是什么吗?

等我画完了再说吧。

上面几个困扰我许久的问题解决后,另外个困扰我许久的问题也有了新的想法。

油画是把布绷在画框上来画的,也有其它途径,比如特殊的纸面、或者直接在摊平的画布上画,或者在木板纸板上涂上底料来画,但是最好的,还是在画框上画。

可是这有个很大的问题是画好之后的存储问题。

看看我的一些画,就这样堆着:

很占地方,而且这些画未必是很好的,很多都是练习的,按照我画画的速度,这样的堆放很快就会是个问题。

于是我琢磨了不少其它的办法,比如在A4、A3的硬纸板、中纤维密度板上涂上底料,然后来画,的确这极大的节约了存储空间:

但是当我想画一些大幅面的画的时候,或者有些画比较好想挂出来的时候,这又成了问题。

我想过在网上卖掉些画来解决这个问题,但是如前面说的,我拿得出手的画很少。。。

可是如果我开始画写实画了,这个情况可能会改变。印象派的画因为个性太强,所以并不是太容易被大家认同,比如你看梵高这些,现在大家觉得好,当时可没人这样觉得。而写实派的画,比较容易得到大家认同,而另外一方面,写实派的画就画工来说,我比较有信心画的比较精细,也就是说质量比较好。

所以,这个时候我如果去画写实派的画,然后去通过闲鱼什么的卖掉,可能性就比较大。

有点搞笑的是,我折腾这么多,只是为了解决画布画框占地方的问题。。。

想通了这些问题,心里一方面是一阵轻松:不用再去各种印象派之间学习临摹了,另外一方面也是有些失落,毕竟我真是喜欢这个方向的。

不过另外一头来说,写实派的画我到底能画到什么水平,这个也真是很难说,也许有一天会钻进去出不来也说不定。

画着看吧,画画对我来说毕竟只是个业余爱好,我还没打算靠这个养活自己。

另外刚开始画的时候,我挺在意别人对我的画的看法,但是画到现在,我大概明白画画其实是一种自我想法或者看法的表现,自己满意就好了。

所以我现在要是拿一副画去征求别人的看法,不会再问:你觉得画得好吗?而是会这样问:你喜欢吗?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