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出来做证券之后,就不喜欢假期,甚至不喜欢下午收盘,总是希望行情能够持续下去,然后在里面操作下去。周末对我是很痛苦的事情,不光是没法做交易,更主要的是,家里成员都在,你甚至没法安静地做你想去做的事情。

儿子在我看来是个自律性极其糟糕的,做什么事情都比正常的慢了不是半拍一拍,而是好几拍,而且做得质量也是很糟糕。而LP,又是个始终觉得可以以一种督促的方式改变儿子的人。
所以平时周末的早上,都是在让人暴躁的不停的催促儿子起床声中开始,中间是不停地“敦敦教诲”中度过,晚上又是在不停地催促儿子睡觉声中结束。

2020的春节估计谁也没想到,会变成个如此漫长的假期。
让我没想到的是,学校没法开课,搞起了网课,儿子每天在家学习了。
更让我万万没想到的是,LP又在这个时候下楼不小心,把脚崴了,结果一检查,说是骨折,打了石膏,配了双拐。
而股票和期货市场,在2月3号就开盘了。
且不说开盘后股市发生了什么,对我来说,要担负起各种家里的事务,无尽的事务。

这个聊天应该比较好的反映了我一天的情况。

后来,LP单位也断断续续开工了,不用每天上班,不过我要去接送,一来一回,2个小时。
中午做饭吃饭洗碗,1个小时。晚上做饭吃饭洗碗,2个小时。

所以你看,在送人上班的情况下,我一天什么都不做,2+1+2=5个小时,就没了。

那天我从电脑前起来去倒水,一出门,就是各种事情,要帮倒水,净水机没水了,要加,要顺便洗个碗,顺便。。。我实在是冒火了,我说我只是在紧张的交易中途,抽空想倒个水,结果就回不去了。

而在家休养的LP,和在家上网课的儿子,这两个在一起,会发生什么?应该见过这样情景,一个人拿着话筒站在音箱前说话,结果声音被放大后又进入话筒,之后再被放大从音箱输出,再传入话筒…最后音箱会发出无比刺耳的声音。技术上讲,这个叫正反馈,只是失控了的正反馈,叫自激现象。
每天,家里都要经历N次小规模的自激。
尝试着去改变这个“正”循环,可惜的是,两头都是停不下来的人。

真的很烦很烦。还有其它琐事,也就不想在这里絮絮叨叨地罗列了。每天时间七零八落,画画什么的,倒是还是在坚持,不过是在大脑里坚持。。。

希望这操蛋的日子快点结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