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已经横扫了全球,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全球累计数据刚刚突破100万,美国每天超2万的确诊。国内目前看起来是稳定了,各种复工,但是境外输入型的确诊人数却依然在不断增加,与此同时,无症状感染者也是个争议的话题。其实疫苗一天不出来,这个病毒始终会在周围挥之不去。

本来是个人类对抗病毒的情节,但是在另外一头,却成了人类大战。

病毒怎么来的,有争论,病毒怎么传播的,有争论,这个国家怎么应对病毒的,有争论,甚至一个国家援助另外个国家,也要有争论。。

这里的争论,已经超出了普通意义上的争论。

有时候觉得这种争论会离我比较遥远,然而实际上,就存在于我的微信群。存在于我的微信群不说,还都是说中国话的一群人。为啥说都是说中国话的呢,因为基本成了两派:国内的 vs 国外的。

在我的微信群里,有这么个群,是我的长辈那一辈发起的,他们是超过50年的友情,然后延伸到下一辈,也就是我这一辈。

然后在这个疫情期间,就发生了诸多让人看不懂的事情。

举几个典型的例子吧,在3月底4月初了,国内基本稳定的时候了,在美国的朋友,居然还在转发国内关于武汉的一些有争议的文章,而这个时候武汉都已经通航了。我就纳闷了,美国这个时候每天2万,川普乐观估计死10万就是good job了,这些都发生在他的周围,怎么就还有心思关心武汉?

本来想写一大堆的,写到这儿不想写了,因为这文章没头没脑的写出来,很多背景信息也不全,看了也是误导。只是觉得,在这个时代,周围依然还有那么多存在偏见的人,他们看到了敏感字眼的文章,就和打了鸡血似的,文章也不看完,也不用去搜索一下验证文章的真伪,第一个反应就是,点赞、转发。。。我在那个群里,看到有些视频、文章会伪装得比较好,所以作为一个搞IT的,我会去替大家打假一下,但是后来发现,越来越多的被转发出来的东西,实在是太弱智了,弱智到我打假都觉得自己的智商在降低。

然后我终于明白了,在一些人有巨大偏见的时候,智商真的会变成负值。

不截图不转发了,怎么说也是老友群。

为什么说悲情的画?因为我的一副油画,就是去年送给群里国外的这位老友,我突然觉得,面对我毫不留情地打假,一定是恨死我了,而我这头,对他们也实在没了好感,觉得真是可惜了我那副画。

然后突然发现,我送的画,似乎都有些悲情的色彩,不是送给了这样带偏见的人,就是无论怎么样都不肯打开我的画的人,或者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