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同事T约着晚上吃个饭聚一下,说法是7月份是她离开诺西公司9年了。

我们当年离开M公司,我就去了诺西公司两天,第一次是报道,第二次是离职,和T是同一天离职的。听她这么一说,于是就去赴约了。

选的是南边的一个饭店,一同来的,还有另外3位同事,都是共事和认识超过10年的。

见了面的一件仪式就是拍个合影,先是拍了一张,然后我建议大家戴着口罩再来一张,纪念一下这特殊时期,于是有了下面这张照片。

老同事见面主要的话题就是回首往事,其实对我来说,不是很感兴趣的话题。往事固然是值得回忆,不过对我来说,每天都不断有新的想法和新的事情等着我去想去做,好像没有太多时间去回首往事。。

和老同事见面有个规律,我起名叫聚会定律,就是你问对方到底在做啥,始终很难得到准确的答复,大多数时候是模棱两可。我觉得我可以很细致地描述这些年做了哪些事情,有哪些困扰我的想法,但是和老同事聚会的时候,我发现连问清楚对方在哪家公司做什么都很难。难道是因为过得不太好,不好意思说吗?再不好,也比我这样下岗职工要好的。

这里一位同事还一直在诺西公司,但是据说最近5G项目国家基本把国外的设备采购停了,所以他们面临着大规模的裁员。其实诺西公司这两年本来也是一直是在残喘的。

还有两位同事,一直在我8年前离开的那家创业公司,做着IT方面的项目,目前的环境,能活下来都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

倒是T同事,她原来是公司的行政,一直信教,之后一直在这方面做事,最近因为疫情,很多地方没法去了,然后搞了个直播,交流这方面的东西。没想到信教和直播能结合起来,是一位完全追求精神层面的好同志。

聚会前两天,临时画了幅A4幅面的小画,辣椒。之前用油画画过,试着拿丙烯画了一副,当天白天的时候涂了上光涂层,结果没搞好,有点沾手,拿电吹风吹了半天。晚上带来,送给了A同事,他是和我同一时期进M公司的,这么多年来,和他合作同事最久。签上了Mike的英文名,他大概是喊我这个名字最长的一位同事了。

问我为啥送辣椒,随口说了句,红红火火。其实主要是这幅画画得比较顺手。。

不过这幅画和之前画得不同的是,这次是尝试着用了半写实半印象的画法。目前正在尝试这种画法,其实事后,我又画了幅比较大点幅面的辣椒。

吃饭没吃啥,聊到比较晚,快10点出了包间,才看到整个饭店大厅的灯都关完了。这段时间餐饮打击是蛮大的,我来的时候就发现大厅空无一人。

骑了个单车去地铁站,一路上都是高新区的高楼大厦。早些年,这样的办公环境是我很喜欢的,建筑是新的,道路是宽的,周围男男女女都是正式的职业装(虽然我这么多年上班以来也没穿过多正式),但是现在,心里却没有太多感觉了,想到你为了在这样的环境里上班,得每天起早贪黑,赶公交地铁,然后又是无止境的各种会议、报告、方案,或者是匆匆赶车去见某个客户。。。在某个时期我确实是觉得这是一种很值得我去奋斗的工作,但是在家里做证券这么多年下来,压力很大,但是自由的感觉确实才是我本性喜欢和追求的东西。

人本性的东西有时候是需要改变环境才会知道你到底想追求什么,或者是,你实际总是在被本性引导着慢慢走向某个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