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很长时间没更新了,是一直想写这么篇文章,却又一直下不去笔。2020年要过完了,还是写完吧。

2012年,也就是8年前,儿子想养只猫,我是反对的,因为小孩子只是觉得好玩,但是实际上我很早以前养过猫,知道那个平时的事情挺多的,特别是猫猫到处搞点小破坏,撒个尿啥的。不过后来还是在这边的宠物市场花了几十元买了只小黄猫。

儿子很喜欢它。

没过几天,LP在旁边街边小店里的时候,一只小黑猫,默默地走了进来,然后,在她脚下蹲了下来。于是,它就这样被抱了回来,家里一下就两只才出生没多久的小猫。

小黄猫性格活泼,随时都在动,小黑猫则随时都文文静静的。两只猫看着固然好玩,不过对我来说这真是有点让人犯愁了,养猫其实是挺费神的事情,而2012年,正好是我离职出来做事,每天在家几乎随时都在忙自己的事情。

没过多久,发现小黄猫的粪便里有不少虫子,网上买了打虫药,吃了似乎也不见有明显的好转,这个时候的猫猫,也没养成在沙盆里拉屎的习惯,所以,家里随处可见一条粪便,然后上面有蠕动的虫虫。。。

最后,决定把小黄猫还给宠物店了,也没有去找老板要钱,只是请老板帮它找个好人家。大概还记得老板说,这宠物过得好不好,得看它的命。

于是家里就只有小黑猫了。

它很文静,随时都是这样的姿势。

以至于我们拿人类的标准,以为它是个母猫,儿子给它起了个名字:小黑妹。

后来知道它是公的,但是这个名字还是延续下来了,因为四川话,小黑猫和小黑妹差不多谐音。

它除了文静,给我们印象最深的是超强的隐身能力。到家的当天,我们就找不到它了,后来找了好久,才发现它跑到书架的下面一层,然后,你就站在书架前面,就是看不出里面有只猫。。

他长得很快,第二年,就很威武了。

快到什么程度,这里有个对比。第二年的时候,我们在楼下街边又捡了只猫,和小黑妹来的时候一样大,这是拿到家的时候,和它的对比。可以看到小黑妹对它来说已经是庞然大物了。

当时我们时不时地要去大邑山上玩,会带着它去。它也很喜欢那里的花花草草。

但是有一次,出事了。

我们要走的时候,找不到它了,喊了很久,房间都找遍,外面也找遍了,都没找到它。。。当时真是很伤心,但是天也黑了,时间也有点晚了得出发了,于是郁闷地走了。

但是这事心里一直觉得不甘心,于是第二周,又开车去大邑山上。

到的时候,天已经黑了,车子一停下来,我们一边拿东西一边就在喊:小黑妹!小黑妹!

居然,在远处,传来了它弱弱的回应!我们就一路喊过去,然后隐隐约约看到一个黑影,它有些犹豫,但是又慢慢地向我们靠拢,在它走到我们脚下的时候,那种失而复得的心情实在难忘。然后我们发现,它尾巴上一道很长的伤痕,毛没了,看到白森森的肉,不知道是不是和狗打过,真是心疼。下面看得到它当时受伤的尾巴。这伤口恢复得倒是很快,不久就完全看不出来了。

也从那以后,它就好像很怕陌生人。

小黑妹是个出过远门的猫,第三年的时候,我们自驾去西昌,把它带去了,长途车的时候,它没事就睡觉。

到了地方,就把它放在宾馆了,告诉宾馆,不要打扫房间。它就在宾馆里晒着西昌的太阳,等我们回来。

小黑妹当时有两个标志,一个是有一根白胡子,一个是肚子上有两个白点和一团弯弯的白毛,构成一幅笑脸的形状。

然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它这根白胡子就没了,这让尽是白头发的我,羡慕不已,看来吃好睡好说不定可以白发转黑。

第3年第4年的时候,它已经长得有点胖了,经常被家人拿来搞笑,它也就这样默默地配合大家,你们开心就好。

在第3年的时候,它的尿道出了问题,排不出尿,当时回家的时候看到它奄奄一息地躺在沙发上,有气无力地叫了一声,肚子下面鼓鼓的。于是带它去了一家宠物医院。

从这次,我才真实体会到了宠物医院的高消费,一进门做个基本检查,650元整。

后来B超、输液,还做了节育,在哪里输了几天液,每天我去看它,第一件事就是刷卡付掉当天的费用,印象里从来没有下过500的。

后来它总算缓过劲来了,出院了。也就才知道猫猫的尿道普遍容易出问题,于是专门买了治疗这方面问题的猫粮。

但是当时还是没有再深入研究一下这个问题,不然也不会给后来留下个遗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给它起了个新名字,胖胖,因为它每天就知道吃和睡,越长越胖,最高的时候曾经在20斤。

这是2018年儿子抱着胖胖拍的,话说猫猫的长度真是个谜。抱着个胖猫,感觉真的很好,猫猫不像狗,全身很硬,胖胖就是个大肉球,毛茸茸的,手感极好。

猫都有个习惯,磨爪子,家里的包装盒,一般都给它留着磨爪子,都是被它挠的一道一道的。有一次起了个念头,拿了一块它的爪印的,让儿子在上面涂上颜料,于是成了一幅野兽派的画。

美好的时光总是太快太短,一晃就到了2020年,国庆前,准备去西藏旅游,然后发现胖胖吃得很少,开始也没特别在意,因为它经常就在哪儿睡懒觉,但是后来发现,有点不对劲,于是抱着它去旁边的宠物店做了检查,发现它的一些指标超高,结论是肾衰竭,开始有尿毒症了。当时我们的感觉太意外了,医生的看法更是让我们无法接受:它基本没救了。

不甘心,我带它去了一家比较大的宠物连锁医院,结果家旁边的这家,看了它的指标,不敢接手,让我去他们的总部,于是我带胖胖去了。医生还是不错,很耐心地给它做检查,其实跑几家医院,医生的水平和爱心,你大概是可以看得出来的。医生觉得还是可以再试试,于是住院,输液。

情况时好时坏,但是最终,看着检验报告,还有有气无力的胖胖,我们决定放手了。

当医生让我去她的办公室,拿出安乐死文件要我签署的时候,感觉周围的世界都在崩塌了。。。

随后,我们开车去了大邑山上,在胖胖曾经玩耍过的地方,在一片桂花林下,我给它挖了个坑,安葬了它。

泪流满面地写完了上面的这几段话,也不想配图了,虽然时隔两个月,心里依然是太难受。

很遗憾没有早点发现胖胖生病了,它随时都是那样吃饱了睡,所以当它生病了不想动的时候,我们完全没意识到是生病了,如果,如果再早几天发现,情况可能都会不同。

后来,画了一幅画,这是当时安葬胖胖前,LP最后抱着它的情景,我当时拍了几张照片。

画完之后把画好的拍了一张发给LP,她当时正和她姐几个人在一起,看了这幅画,当时就泪流满面。

我也是从那个时候,决定要去画人物像。

你相信缘分吗,相信有另外个世界吗?从胖胖这儿,我觉得有些事情挺不可思议的,胖胖来的那年,丈母娘离世,我刚好辞职,胖胖走的这年,儿子刚好上大学,当年LP在小店里的时候,店里还有其他几个人,但是胖胖就这样走到她脚下,蹲了下来。仿佛胖胖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为了陪伴我们走这一段路。

别了,胖胖,再也没有你陪在我旁边打呼噜了。

给胖胖买的项圈,用的不多,猫的脖子比较短,毛又滑,经常掉下来,现在就成了收藏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