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文章分类:生活随笔

我的大叔叔和二姨

今年两位亲戚走了,一位是我的二姨,一位是我的大叔叔。觉得还是有必要纪念一下。

二姨是我母亲的姐姐,大了15岁,母亲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所以母亲是二姨一手带大的,对母亲来说,二姨与其说是姐姐,但是更像是妈妈。

二姨是标准的东北人,我的印象里甚至没有多少次离开沈阳。很小的时候去过沈阳,最初的印象,就是在冰天雪地里,坐冰做的滑梯,在他们家里,坐在火烧的炕上打牌,然后PP下觉得实在太烫,于是他们不断地给我垫枕头。然后去她女儿上班的地方,开拖拉机,现在记忆里都有拖拉机被我启动后吓一跳的感觉。还去二姨夫的电车公司坐电车玩。

高考的那一年,老爸出国不在家,于是把二姨和二姨夫请到成都,帮老妈来照顾我这个考生的生活。这是我和他们生活的最长的一段时间。印象里二姨非常的淳朴,完全是把自己定位成家庭妇女,做着各种事情,二姨夫也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北方的男的,那种大男子主义,表现得淋漓尽致,在家里,就一直拿着收音机听广播,什么事情都不做,但是到了吃饭的时间,准点地坐下来等着开饭。

后来,工作了,有一次去沈阳出差,去看了大姨、二姨。

再后来,二姨夫走了,大姨走了,二姨的女儿也因为一场奇怪的病走了。

二姨就一直和他二儿子住一起。东北的生活状况和这边差别有点大。

老妈差不多每年飞一趟沈阳,去看二姨。越往后,老妈身体也不好了,但是老妈也知道,能见到的机会越来越少,于是还是飞。好在有网络视频了,看到她姐的机会倒是也不少。

终于,二姨走了。没有什么病,就是老了。说是睡前还在说什么事情来着,然后就睡过去了。无疾而终。

阅读全文 ...

2020年总结-画画

2020年我画的画,应该是过去画得最多的一年。

油画、丙烯、素描,各种画了一张又一张。

但是对我来说,有个问题却始终挥之不去:我到底该用哪种方式,去画哪种画?

阅读全文 ...

2020年总结-交易

其实这个总结在2020年底就做出来了,不过还是在农历新年总结一下吧。

整体盈亏:
有盈利,但是不多。比较郁闷的是,主要的盈利来源于基金,而我的资金大部分不在基金上。
去年春节前疫情刚刚开始,当时行情还不错,重仓了50ETF,后来跟着要放假的时候,已经有各种消息了,不过我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去防范,其实当时最简单的措施就是买入部分看跌期权对冲就可以了,然而,我太乐观了,啥都没做。

后来就是春节后惨烈的大跌行情。

阅读全文 ...

乌云踏雪

国庆后没多久,在住的附近,捡了这么一只小猫。

因为胖胖刚走,看到这又是一只黑猫,看来也是刚出生没多久,于是带了回来。小猫猫脚上都是泥巴,身上跳蚤多得吓人。

阅读全文 ...

胖胖

有很长时间没更新了,是一直想写这么篇文章,却又一直下不去笔。2020年要过完了,还是写完吧。

2012年,也就是8年前,儿子想养只猫,我是反对的,因为小孩子只是觉得好玩,但是实际上我很早以前养过猫,知道那个平时的事情挺多的,特别是猫猫到处搞点小破坏,撒个尿啥的。不过后来还是在这边的宠物市场花了几十元买了只小黄猫。

儿子很喜欢它。

阅读全文 ...

image   你正在浏览【生活随笔】分类下的文章。
这里记录了一些杂七杂八的生活琐事和感受。人生在不同的年纪,总会有不同的感受,来自于外界是事情,或者来自于内心的反思。很想抛开各种杂念过一种纯净的生活,但是很难,至今仍然是俗人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