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随笔

乌云踏雪

国庆后没多久,在住的附近,捡了这么一只小猫。

因为胖胖刚走,看到这又是一只黑猫,看来也是刚出生没多久,于是带了回来。小猫猫脚上都是泥巴,身上跳蚤多得吓人。

继续阅读 “乌云踏雪”

胖胖

有很长时间没更新了,是一直想写这么篇文章,却又一直下不去笔。2020年要过完了,还是写完吧。

2012年,也就是8年前,儿子想养只猫,我是反对的,因为小孩子只是觉得好玩,但是实际上我很早以前养过猫,知道那个平时的事情挺多的,特别是猫猫到处搞点小破坏,撒个尿啥的。不过后来还是在这边的宠物市场花了几十元买了只小黄猫。

儿子很喜欢它。

继续阅读 “胖胖”

老同事聚会

老同事T约着晚上吃个饭聚一下,说法是7月份是她离开诺西公司9年了。

我们当年离开M公司,我就去了诺西公司两天,第一次是报道,第二次是离职,和T是同一天离职的。听她这么一说,于是就去赴约了。

选的是南边的一个饭店,一同来的,还有另外3位同事,都是共事和认识超过10年的。

见了面的一件仪式就是拍个合影,先是拍了一张,然后我建议大家戴着口罩再来一张,纪念一下这特殊时期,于是有了下面这张照片。

继续阅读 “老同事聚会”

偏见,悲情的画

新冠疫情已经横扫了全球,写这篇文章的时候,全球累计数据刚刚突破100万,美国每天超2万的确诊。国内目前看起来是稳定了,各种复工,但是境外输入型的确诊人数却依然在不断增加,与此同时,无症状感染者也是个争议的话题。其实疫苗一天不出来,这个病毒始终会在周围挥之不去。

本来是个人类对抗病毒的情节,但是在另外一头,却成了人类大战。 继续阅读 “偏见,悲情的画”

2020年的一季度就这样过完了

2020年真是特别的一年,眨眼就到了4月1号,愚人节,然后意识到,这第一季度这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完了。

印象里好像前半截还是元旦春节,然后就是漫长的居家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春节之后相当长的时间是居家休息待命,对我来说却完全不是,股市基本是按计划开市的,所以大家都在闲的时候,我早就开工了。

可能以股票上证50指数(510050)的K线图来记录这段变化更为直观些。

继续阅读 “2020年的一季度就这样过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