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随笔

2019年总结之三:画画

2019年在画画这事上投入比较多的精力。

我一旦想做好某件事,经常不知不觉地就会投入很多,多少有点完美主义的那种,总是觉得做就要做好,更何况画画对我来说,也是一种爱好。

之前写过一篇文章,【终于想好了画画这事的几个问题】,其实已经写得蛮多的了。那篇文章是10月份写的,之后开始画一些写实类的风景画,结果第一步就难到了我。

我画不出地上的草。

网上看了某老外的视频,好像人家随手怎么都能画出逼真的草来,但是我完全画不出,甚至把一根线拉细拉长都很难。。。

真的是很郁闷。 继续阅读 “2019年总结之三:画画”

2019年总结之二:红内裤

2019年可说是血光之灾的一年,看看今年咋过的:

  • 4月份:左下尽头牙抵到旁边的牙齿,痛,因为是横着长的,旁边的医院不敢拔,于是到华西口腔医院拔了;
  • 5月份:右上尽头一颗牙齿,一直是残缺的,被我某天抠了一下,咔吧一声,断了,于是,再去医院,拔了。
  • 6月份:胃痛,开始了漫长的检查,最终做了两次肠镜一次胃镜,其中一次肠镜是做了息肉切除手术。胃痛的原因定性为胃窦炎;
  • 10月份:锁骨上面一颗痣貌似在不断变化,然后周围皮肤痛,没检查个所以然,手术切除;
  • 12月份:4月份拔掉的尽头牙的邻居,被抵坏了,去旁边医院修补,然后又补了右边的一颗残缺的牙。
    结果隔了两天补的牙剧痛,检查,说是牙髓发炎,于是钻开来,重新用根管治疗的方法来整,已经跑了几次了,下周还要去。。。写到这些我都觉得寒气直冒。
    这真是一颗辞旧迎新、承上启下的烂牙。由于连续几个星期只能用一边咬东西,咀嚼不好,又把胃炎搞出来了。

其它的,什么切菜把指甲切到什么的,都算小case了。今年我为医疗事业是做出了不少贡献。

是不是以后要考虑穿个红内裤避避邪啥的。

这文章越短越好,到此打住。

终于想好了画画这事的几个问题

国庆期间时间比较多,也没出门,所以基本都在画画了。

画了很多,幅面都不大,主要是A4幅面的,有油画有丙烯,参照的对象主要是网上选的若干个印象派的画家的画,临摹,试图找到自己的感觉,经常画到很晚,在画架面前一坐就是一天。

然而很遗憾的是,画得很焦躁,始终找不到感觉。 继续阅读 “终于想好了画画这事的几个问题”

穿越的梦和英语的梦

梦还是那样的多,最近两个梦觉得比较好玩。

一个是梦到在古代,一个大宅子里面,一个大家族,人不少,然后说是谁犯了大错,要处置,很严重那种。然后一个长者出来求情,说这个家族以后会衰落,然后这个人的十代子孙会出来拯救这个家族。

大家最终接受了这个说法,于是那个人免于处罚。 继续阅读 “穿越的梦和英语的梦”

两位老同事被lay off了

Lay off,大概是外企里的专用词了,翻译过来是解雇、解聘,我觉得翻译成裁员会听起来比较好些,解雇解聘听起来是因为个人原因,类似fired,裁员一般是公司原因。

两位在Nokia的老同事就是因为公司业务日益萎缩在7月8月分别被lay off了。一位是数据网专家,一位是主要做项目管理。

同事Z是7月份离开公司的,之前和我微信聊过,当时他说在忙着和一个朋友在搞投资项目的调查,我听起来有些像P2P的那种,对一些项目进行考察,然后自己投资或者集资。再早些时候,听他好像又在琢磨股市又在研究投资项目,我就说你平时上班咋个忙得过来。看来那会儿他已经在为裁员做准备了。

同事Y的离职我比较意外,之前也没消息,是上次同事聚会才从其他人那儿听到的。于是跟着微信问了一下,说才离职,然后约着哪天聊一下股票方面的事情。

于是约了一个下午见面了。 继续阅读 “两位老同事被lay off了”

和老同事的一次聚会

老同事邀约吃火锅,说是过去的同事聚聚。跑去了才知道是他儿子考上大学了。

因为之前生病,所以到了一坐下来,打个招呼,就和他们说:我这肚子不好,喝酒就不敢了。结果旁边的同事悠悠地说,我也不能喝,我双肾结石,然后尿路堵塞。。。以为是开玩笑,结果还是真的,才做了超声波碎石,等着排石头呢。对面的笑嘻嘻地说,我要好些,只有一个肾结石。。。

这都是什么情况。

问了一下也没问出个所以然,估计还是喝酒喝的,我对他们的印象还是当年小年轻的印象,实际上这么些年过去了,都不小了,喝酒什么的,副作用终于体现出来了。 继续阅读 “和老同事的一次聚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