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生活随笔

我的肠我的胃

有相当一段时间没有更新了,因为最近身体不好。

五一节后几天,开始拉肚子。其实我经常是拉肚子的,一般拉个一天第二天慢慢就恢复了。这次有些不同,拉了几天,然后有一天,发现大便是红色的—便血?!

我相信每个看到自己的大便是血红色的时候都是震惊的。

于是去附近的医院检查,先做验血验便,结果居然都是正常的?!

但是之后右上腹开始有痛感。

于是B超,说是胆囊有反光,疑似息肉或者胆囊炎。

医生就让我静养,让我3个月后再去复检。

可惜,我的痛感却并没有停下来,基本每天凌晨3点痛醒。

自己跑去药店买了些消炎利胆片,这个居然还是处方药。

吃了,没啥效果。 继续阅读 “我的肠我的胃”

又让老爸失望了

在外面的时候接到老爸电话,说是办事路过这里,有事找我说说。于是骑个车就过去了,在路边和老爸谈了一阵子。

出于隐私,下面隐去了涉及个人的信息。

说了几件事,其中一件是关心我钱够不,因为去年,我被迫全款现金买了套房子(这事还没结,顺利的话这周有个结束,到时候另外写),所以知道我资金流有些问题,问我需要钱不。我说还好吧,现金确实比较紧,不过因为现在主要交易的都是带杠杆的东西,比如期货期权,所以实际需要的资金并不是太多。老爸又担心玩这些风险太高,我说基本能控制吧。另外我也说了,因为都是高风险的东东,所以你拿钱过来我可能压力更大,因为并不能保证一定是能盈利的。 继续阅读 “又让老爸失望了”

老同事的咨询

前几天一位过去的同事Y打电话,约着见一面。

这同事和我有些渊源,当年好像是在华为工作,后来来面试,是我面试并录用的他。干了几年,他决定跳槽,虽然有些遗憾,不过公司里来来去去的,也习惯了。没想到没过多久,大概一年之后,他打电话给我,说想回来。 继续阅读 “老同事的咨询”

2019年的春节

春节就没打算出远门,因为儿子总有永远做不完的作业。节前就赶着淘宝下单,买了些画布、笔,准备假期大干一场,不过实际上我过去的画布都还没画完呢,这个假期实际也没画几幅。

本来准备假期看看书,结果没看,写写2018年总结的,结果一个字没写。。。

整个假期我基本都献给画画了,主要是琢磨丙烯颜料,有时候感觉画画对我来说不是一件搞艺术的事情,倒更像是一个技术研究的活路:

继续阅读 “2019年的春节”

那些年,面试过我的人,和我面试过的人(一)

时光飞逝,仿佛眨眼间,我就从小张转变到了大张,然后,成了老张,似乎也到了可以和别人说说“想当年…”之类的故事的时候了。当年的故事很多,不过能拿出来给听的人有所帮助的,我觉得应该是我的那些面试经历。
我被别人面试过几次,但是更多的,是我面试过很多的人,这些面试的经历,对现在正准备找工作,或者正准备换工作的人来说,或许有点帮助,我就尽量回忆,把这些故事分享出来吧。
每个人都会经历各种各样的“面试”,从你走进教室上学开始,到你工作,还有各种相亲的,基本上和别人第一次见面,其实都是一种面试。

工作前我就被这样“面试”过几次。

最初的时候是当时要转个小学,老爸带我去一位老师家,托付她帮忙帮我转校,结果我后来是转校成功了(还是参加正规转校考试了的哈),但是老爸为了和老师套近乎去逗他们家的猫,被猫给抓伤了。。。


继续阅读 “那些年,面试过我的人,和我面试过的人(一)”

梦的记录

非常爱做梦,不是我想做梦,是睡着了就有梦,一个晚上几个梦是经常的事情,并且时不时做那种梦中梦,就是梦里面睡着了做梦然后醒来发现是在做梦,其实还是在梦里,就像【盗梦空间】里的那样。随手记录了一些,然后想把一些复杂的梦写在这儿:

春节后决定不再每天更新这个了,自己的梦实在太多,这么记下去这文章会很长。最主要的是,我现在是早上醒了拿手机记录一下梦的大概,因为清醒之后往往记不得细节,所以现在我自己看到不少记录我都记不清过程了。。。所以除非特别的梦之外,我都不在这里更新了,转而记录到自己的电脑笔记本软件上。

继续阅读 “梦的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