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 纪念

我的大叔叔和二姨

今年两位亲戚走了,一位是我的二姨,一位是我的大叔叔。觉得还是有必要纪念一下。

二姨是我母亲的姐姐,大了15岁,母亲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所以母亲是二姨一手带大的,对母亲来说,二姨与其说是姐姐,但是更像是妈妈。

二姨是标准的东北人,我的印象里甚至没有多少次离开沈阳。很小的时候去过沈阳,最初的印象,就是在冰天雪地里,坐冰做的滑梯,在他们家里,坐在火烧的炕上打牌,然后PP下觉得实在太烫,于是他们不断地给我垫枕头。然后去她女儿上班的地方,开拖拉机,现在记忆里都有拖拉机被我启动后吓一跳的感觉。还去二姨夫的电车公司坐电车玩。 继续阅读 “我的大叔叔和二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