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查看标签:老友

两位老同事被lay off了

Lay off,大概是外企里的专用词了,翻译过来是解雇、解聘,我觉得翻译成裁员会听起来比较好些,解雇解聘听起来是因为个人原因,类似fired,裁员一般是公司原因。

两位在Nokia的老同事就是因为公司业务日益萎缩在7月8月分别被lay off了。一位是数据网专家,一位是主要做项目管理。

同事Z是7月份离开公司的,之前和我微信聊过,当时他说在忙着和一个朋友在搞投资项目的调查,我听起来有些像P2P的那种,对一些项目进行考察,然后自己投资或者集资。再早些时候,听他好像又在琢磨股市又在研究投资项目,我就说你平时上班咋个忙得过来。看来那会儿他已经在为裁员做准备了。

同事Y的离职我比较意外,之前也没消息,是上次同事聚会才从其他人那儿听到的。于是跟着微信问了一下,说才离职,然后约着哪天聊一下股票方面的事情。

于是约了一个下午见面了。

和儿时好友的见面

小时候住在老爸他们的单位大院里,后来从平房搬了第一次楼房,我在二单元,李同学一家住在一单元,我们两家隔着一堵墙。

我小时候就经常和李同学趴在窗子那儿说话,我们阳台也互相对望,经常还会隔着墙壁敲墙发信号。

后来再搬新房子,就没住在那么近了,但是还是在个大院里。

后来上了大学,我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现在叫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他在对面的浙江丝绸学院。我们是在学院区,两个学校就这么门对门的。我还去过他们学校,他请我吃他们的饭,浙丝的饭比我们杭电的好,还有个特色是可以打半份菜,这样你可以多买两种菜。

记得当年去浙丝一个印象是他们都穿得奇奇怪怪的的衣服,后来知道是服装设计的作业就是自己做了衣服要自己穿。

然后就毕业了,再也没和李同学联系过。他的父亲倒是一直和我父母是同事。

最近大院的微信群里有人找到了他把他加进来了,和他打了招呼都很高兴。然后说他在成都陪老爸做个手术,于是约着见面吃饭。

一别数载又重逢,岁染霜丝隐旧容

对于我从小生活的XXX大街XX号来说,它一直是个神秘的地方,占地庞大的研究所,很多年给我的印象都是大门上只挂了个门牌号。
我童年的小伙伴,都在这个地方。但是小学毕业后大家就分道扬镳。结果一位建了个群,一下拉了80多位。今晚十多位聚集在一起。
这是我最遥远的记忆的烧脑式挖掘,才发现,原来40年前那么多小伙伴在同一棵桑树下捡过桑果,同一块地里刨过红薯,同一个土包山上捡过子弹壳,红专西路小学居然有那么多人和我是校友……
群里要每个人都发童年的照片,老爸老妈翻了两张,发出来回忆一下快乐的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