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查看标签:聚会

两位老同事被lay off了

Lay off,大概是外企里的专用词了,翻译过来是解雇、解聘,我觉得翻译成裁员会听起来比较好些,解雇解聘听起来是因为个人原因,类似fired,裁员一般是公司原因。

两位在Nokia的老同事就是因为公司业务日益萎缩在7月8月分别被lay off了。一位是数据网专家,一位是主要做项目管理。

同事Z是7月份离开公司的,之前和我微信聊过,当时他说在忙着和一个朋友在搞投资项目的调查,我听起来有些像P2P的那种,对一些项目进行考察,然后自己投资或者集资。再早些时候,听他好像又在琢磨股市又在研究投资项目,我就说你平时上班咋个忙得过来。看来那会儿他已经在为裁员做准备了。

同事Y的离职我比较意外,之前也没消息,是上次同事聚会才从其他人那儿听到的。于是跟着微信问了一下,说才离职,然后约着哪天聊一下股票方面的事情。

于是约了一个下午见面了。

和儿时好友的见面

小时候住在老爸他们的单位大院里,后来从平房搬了第一次楼房,我在二单元,李同学一家住在一单元,我们两家隔着一堵墙。

我小时候就经常和李同学趴在窗子那儿说话,我们阳台也互相对望,经常还会隔着墙壁敲墙发信号。

后来再搬新房子,就没住在那么近了,但是还是在个大院里。

后来上了大学,我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现在叫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他在对面的浙江丝绸学院。我们是在学院区,两个学校就这么门对门的。我还去过他们学校,他请我吃他们的饭,浙丝的饭比我们杭电的好,还有个特色是可以打半份菜,这样你可以多买两种菜。

记得当年去浙丝一个印象是他们都穿得奇奇怪怪的的衣服,后来知道是服装设计的作业就是自己做了衣服要自己穿。

然后就毕业了,再也没和李同学联系过。他的父亲倒是一直和我父母是同事。

最近大院的微信群里有人找到了他把他加进来了,和他打了招呼都很高兴。然后说他在成都陪老爸做个手术,于是约着见面吃饭。

和老同事的一次聚会

老同事邀约吃火锅,说是过去的同事聚聚。跑去了才知道是他儿子考上大学了。

因为之前生病,所以到了一坐下来,打个招呼,就和他们说:我这肚子不好,喝酒就不敢了。结果旁边的同事悠悠地说,我也不能喝,我双肾结石,然后尿路堵塞。。。以为是开玩笑,结果还是真的,才做了超声波碎石,等着排石头呢。对面的笑嘻嘻地说,我要好些,只有一个肾结石。。。

这都是什么情况。

问了一下也没问出个所以然,估计还是喝酒喝的,我对他们的印象还是当年小年轻的印象,实际上这么些年过去了,都不小了,喝酒什么的,副作用终于体现出来了。

生日聚会

周末,回家去和家人聚会,庆祝老妈和老妹的生日。其实她们的生日,一个是在9月,一个是在10月,只是当时,老妈去了沈阳,等她回来,老妹又出了个长差,于是拖到这个时候大家才一起过了。

老妈才做完穿刺手术,老爸又忙着有其它的事情,所以晚饭的菜,卤菜凉拌菜占了一小半。

家人聚在一起,总是开心的。气氛还是好的,都想尽力驱散老妈生病的阴影。

2012_1102_01

最近几天,心情比较郁闷,一来是自己也感冒了,二来是老妈的生病的事情。

周日,老妈的检查结果出来了,虽然在意料之中,依然让人难过。

想想今年上半年的事情,真不想这样的事情,再来一遍。

如果说我后悔做了什么决定,那一定是后悔没有去做医学的研究。我们受的教育,传递给下一代的教育,都是如何选个能找到好工作,却没有提到做点什么更 有意义的事情。等我意识到该做点什么对社会有益的事情的时候,已经是多年以后了。如果能重新有个选择,我不会去选什么通讯专业,而去选医疗研究相关的专 业,遗憾的是,我到现在都不知道国内有什么专业是干这个的。。。

忍不住对现在这些搞医疗研究的人发牢骚:这么多病历、这么多人力投入、这么些年过去了,这方面却依然停滞不前,真不知道这帮搞医学研究的人吃什么饭的。现在医生只能告诉你:切除。人类这样进化下去,将来怕是切得只剩个脑袋了。

老妈周4手术,大概整个过程10来天,这个月,一大半是要在这个事情上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