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查看标签:股票

2020年的一季度就这样过完了

2020年真是特别的一年,眨眼就到了4月1号,愚人节,然后意识到,这第一季度这这么稀里糊涂地过完了。

印象里好像前半截还是元旦春节,然后就是漫长的居家生活。对大多数人来说,春节之后相当长的时间是居家休息待命,对我来说却完全不是,股市基本是按计划开市的,所以大家都在闲的时候,我早就开工了。

可能以股票上证50指数(510050)的K线图来记录这段变化更为直观些。

2019年总结之一:有盈利

以为到2019年年底的时候大事情会告一段落,然后写写总结,不过没想到有些事情始终没个完结,所以还是一篇篇写下来吧。

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自然是本职:证券交易。虽然这个博客里最近讨论交易的文章越来越少,主要是因为很多东西在前几年已经想得试的差不多,现在思考的更多是如何在这纷杂的概念和想法中,归纳总结出一个简单易行的方法。

我思考问题一般都是这样的,会把所有的可能性遍历一遍,然后再去繁化简。

重新考虑回归程序化选股

随着周末贸易战谈判说美国暂停增加关税的消息,今天股市开盘继续上涨,我也得以平仓了部分股票和50指数ETF,腾挪出些资金。

于是一个新的课题又重新回归到我的视野里:个股交易。

今年股票上做个股交易做得很少,主要的精力都在期权上面了,下半年着重做备兑交易,一直重仓50ETF。后来又开始在期货上做震荡交易,把方法也延伸到了股票期权上,虽然只有一个50ETF期权可以做,不过倒是也不太差。

但是对比个股,这业绩确实比较差了。期间也帮人看过股票,事后来看,不少个股涨得还是不错的。而今年的贸易战,导致50指数成了定海神针,不怎么跌也不怎么涨。

现在我的交易策略大概归纳下来就是这样:基于趋势化的震荡交易。

和儿时好友的见面

小时候住在老爸他们的单位大院里,后来从平房搬了第一次楼房,我在二单元,李同学一家住在一单元,我们两家隔着一堵墙。

我小时候就经常和李同学趴在窗子那儿说话,我们阳台也互相对望,经常还会隔着墙壁敲墙发信号。

后来再搬新房子,就没住在那么近了,但是还是在个大院里。

后来上了大学,我在杭州电子工业学院(现在叫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他在对面的浙江丝绸学院。我们是在学院区,两个学校就这么门对门的。我还去过他们学校,他请我吃他们的饭,浙丝的饭比我们杭电的好,还有个特色是可以打半份菜,这样你可以多买两种菜。

记得当年去浙丝一个印象是他们都穿得奇奇怪怪的的衣服,后来知道是服装设计的作业就是自己做了衣服要自己穿。

然后就毕业了,再也没和李同学联系过。他的父亲倒是一直和我父母是同事。

最近大院的微信群里有人找到了他把他加进来了,和他打了招呼都很高兴。然后说他在成都陪老爸做个手术,于是约着见面吃饭。

离场商品期货、商品期权,转而股市差价轮动

几年前辞职做证券单干的时候,最先研究的是期货的程序化交易,当时对此充满信心,因为程序测试下来结果都很好。

后来实战,发现总是和软件测试有些差异,于是找原因,最初主要发现的是行情经常会和模拟的时候发生比较大的差异造成的。比如,你模拟了某个品种的最近3年走势,中间可能某几个月会出现比较大的横盘,然后绩效就会比较差,但是3年内有一波行情,于是整体绩效就会抹平这几个月的坑。我当时主要研究的是趋势化交易,因为当时用的是交易开拓者(TradeBlazer),这个系统相比文华财经来说更适合正常的交易思路开发程序,但是这个平台也有诸多反人类的设计思路,你要做个短线的模型,相当相当困难(已经很久没用过它了,估计应该不会有大的变化)。但是实际交易你去交易的时候,行情可能正处在这几个月的横盘期,然后趋势化模型的特点就是碰到横盘=亏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