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出来做证券之后,就不喜欢假期,甚至不喜欢下午收盘,总是希望行情能够持续下去,然后在里面操作下去。周末对我是很痛苦的事情,不光是没法做交易,更主要的是,家里成员都在,你甚至没法安静地做你想去做的事情。

儿子在我看来是个自律性极其糟糕的,做什么事情都比正常的慢了不是半拍一拍,而是好几拍,而且做得质量也是很糟糕。而LP,又是个始终觉得可以以一种督促的方式改变儿子的人。
所以平时周末的早上,都是在让人暴躁的不停的催促儿子起床声中开始,中间是不停地“敦敦教诲”中度过,晚上又是在不停地催促儿子睡觉声中结束。